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最新最快最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徐荌荌新闻博客资讯网

美国应该全面支持国共两党

发布:admin04-24分类: 科技

  欧洲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结束后,美英苏三大国就酝酿着早日结束亚洲的战争,迫使日本无条件投降。1945年7月16日,三大国在德国柏林郊外波茨坦召开会议,通过了著名的《波茨坦公告》。但日本拒不接受《波茨坦公告》,声称“决心战至最悲惨的结局”。因此,哪一天能结束战争,谁也不敢贸然预言。8月9日11时30分,美国又在日本长崎投下第二颗。广岛和长崎遭受灭顶之灾,令长居深宫的日本天皇害怕了,迅速召开御前会议,决定接受《波茨坦公告》,宣布无条件投降。

  胜利来得太突然了,蒋介石真的措手不及。此时,军事主力偏处西南,日军仍然占领自东北至广东的大片中国国土,受降接收的问题已迫在眉睫。可要命的是,他的主力部队距这些地方都太远,如果不能及时运兵接收,近水楼台的就会去接收。

  杜鲁门在回忆录中,对蒋介石当时措手不及的情形,说得最为明白。他说,当时“蒋介石的政权只及于西南一隅,华南和华东仍被日军占领着,长江以北则任何一种中央政府的影子也没有。”“事实上,蒋介石甚至想再占领华南都有极大的困难。要拿到华北,他就必须同人达成协议,如果他不同人及俄国人达成协议,他就休想进入东北。”

  蒋介石急了,慌忙以最高统帅的名义给八路军发出强硬的命令:“所有该集团军所属部队,应就原地驻防待命。”当然,蒋介石也最清楚,八路军、新四军是不会买他的账的。现在对他来说,时间是最关键的问题。他想起,3年前曾向周恩来提出过与相会在西安;共产国际解散后,他又致信,希望“面谈一切问题”。二次相邀,都因种种原因而没有实现。现在只有装出一副谦恭的样子,再次邀请来重庆,以谈判拖延时间。

  这在他授意张治中给胡宗南的密电中,表现得最为露骨和明白:“目前与奸党谈判,乃系窥测其要求与目的,以拖延时间,缓和国际视线,俾国军抓紧时机,迅速收复沦陷区中心城市,再以有利之优越军事形势与奸党作具体谈判,如彼不能在军令政令统一原则下屈服,即以土匪清剿之。”

  事实也是如此,就在蒋介石向发出邀请之际,上海、浙江的汉奸武装,摇身一变为国军,阻止新四军的进入。广州等27个战略要点,除张家口、古北口由八路军解放,多伦、赤峰、承德为苏军和外蒙古军占领外,其余的战略要点,多由美国抢运的国军所接收。

  抗战胜利了,战后中国能否实现真正的和平,一直是美国关注的焦点。抗战以来,美国基于其在远东的利益,不断地调整对华政策。在1941年以后,当一批极有才华的美国驻重庆使馆的外交官广泛地报道了中共解放区的情况,以及中国自己开始同美国人交上朋友以后,这些粗浅的看法才渐渐转变了。中共也有意与美国接触,让美国了解中共,也使中共了解美国。

  1943年1月,美国驻华大使馆二等秘书兼中缅印战区司令政治顾问约翰·谢伟思最先提出,美军应向延安、华北和西北抗日根据地派出观察组。在他看来,要真正了解,“只有到延安和领导的解放区去,才能取得第一手的材料。”之后不久,另一位美国外交官戴维斯也在一份备忘录中,呼吁罗斯福总统派军事观察员去西北、华北。

  与此紧密呼应的是,美国在华最高长官史迪威将军和高斯大使也多次要求罗斯福总统致函蒋介石,就向中共控制地区派遣美军观察组的事与之交涉。1944年6月,美国副总统华莱士访华,明确表示出对国共关系的关切,一再提出美军观察组的问题。蒋介石这才勉强同意向延安派驻美军观察组。7月22日,美军观察组一行9人在组长包瑞德上校的带领下,由重庆飞往延安。自此,中共与美国官方有了准正式的外交接触。观察组基于所见所闻的大量事实,给华盛顿发去许多报告,其主要内容是,美国应该全面支持国共两党,而不是片面地支持,这样就有可能促使实行改革,实现国共合作,以推动中国政治向着组成联合政府的方向发展。这些报告通过新闻媒体的报道,在美国产生出“激动人心的影响”。美国朝野无不反对中国内战,美国政府从维护自己的战略利益出发,力主调停国共两党的冲突,以共同一致地对付共同的敌人日本。

  1944年10月,在蒋介石的一再要求下,史迪威将军和高斯大使被召回国。随之而来的赫尔利,先是美国总统特使的身份,后又继任美国驻华大使,其在华的主要使命之一,仍是调处国共两党的关系,继续中共与美国的对线日,赫尔利飞往延安,与、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会谈,力促国共军事力量的统一。赫尔利在延安向表示:如果蒋介石表示要见毛主席,我愿意陪毛主席去重庆,讨论增进中国人民福利,改组政府和军队的大计。我们将以美国国格担保毛主席及其随员的安全。显而易见,赫尔利是在用激将法,目的是促使国共高层坐下来和谈,其用心是无可厚非的。正是出于对赫尔利的尊重,周恩来才由延安回到重庆,使已中断的国共谈判又重新开启。

  1945年2月13日,赫尔利陪同周恩来面见蒋介石。蒋介石拒不接受中共的意见,反对成立联合政府,国共和谈又陷入僵局。距此半年的时间,抗战全面胜利,蒋介石慌了手脚,已全力支持蒋介石的赫尔利建言,鉴于斯大林的揄蒋抑毛的公开态度,大可不必担心苏联的介入,可以放心大胆地邀请来重庆谈判。无论是否接受,都要陷入两难之中。如果拒绝,则表明毛无和谈的诚意;倘若真的来了,我们则以时间争取空间,利用谈判的机会,将国军运往华北、华中等地。赫尔利的建议恰中蒋介石的下怀,这才连发电报,催促早日成行。

  蒋介石最担心苏联出于政治信念的立场,会全力支持中共,使其日渐强大。蒋介石哪里知晓,其实斯大林对有着很深的误解。抗战初期,当提出独立自主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时,斯大林就十分不满,惟恐这种“独立自主”无边无际,以至得罪得罪蒋介石,影响到苏联的战略利益,于是派王明回国监督执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赫尔利在确立“扶蒋”政策后,曾专程去莫斯科探听虚实,没想到一向出言谨慎的斯大林,竟会毫无掩饰地告诉这位美国人,中共并非真正的,也不认为可能夺取政权。当谈到蒋介石能否吞并延安时,赫尔利发现斯大林竟然无动于衷。1945年2月初,罗斯福、丘吉尔、斯大林在苏联克里米亚海岸的雅尔塔举行美英苏三国首脑会议,其中重点讨论苏联出兵东北对日作战的问题。斯大林答应出兵东北,但是却提出有损中国领土主权的先决条件:承认外蒙独立;大连商港国际化,苏联有优惠权利;苏联租借旅顺为海军基地;中东、南满铁路由中苏共管。这就是《雅尔塔协定》。

  对于国共重庆谈判,斯大林在给中共中央的电报中,表示了明确的态度,支持去重庆谈判,“寻求维持国内和平的协议”,“走和平发展的道路”,否则一旦打起内战,“中华民族有毁灭的危险”。斯大林还说,中共的武装斗争是没有前途的,应该同蒋介石达成协议,解散军队,加入国民政府。在蒋介石给发来第三封电报时,斯大林也发来了第二封电报,再次催促成行,指出,蒋介石已再三邀请你去重庆协商国事,在此情况下,如果一味拒绝,国内、国际各方面就不能理解。如果内战真的打起来,责任由谁承担?斯大林还在电报中担保:你到重庆同蒋介石会谈,你的安全由苏、美两家负责承担。

  抗战胜利前夕,国共两党几乎在同一时期召开了全国代表大会。中共七大从4月23日开至6月11日,六全大会则是从5月5日开至21日。在中共七大上作《论联合政府》的报告,提出彻底消灭日本侵略者,废止,建立民主的联合政府,争取人民的自由,实行农村改革,发展民族工业,发展文化教育事业,团结知识分子,争取少数民族在政治、经济、文化的解放和发展,建立和平、独立、民主的外交等。提出“民主的联合政府”,显然是对的挑战,六全大会很快就作出强烈的反应,坚决拒绝中共建立联合政府的建议。决定于11月12日召开“”。蒋介石还在政治总报告中说:“今天的中心工作在于消灭!日本是我们外部的敌人,中共是我们国内的敌人!”

  从1945年1月以来,军队一直没有放松对中共武装力量的压迫和打击。国共之间剑拔弩张的形势,吓坏了中间人士,他们担心大规模内战的发生。以褚辅成为首的7名参政员于6月2日致电、周恩来,希望国共继续商谈,从速完成团结。中共中央十分体谅褚辅成等的良苦用心,于16日复函,恳切表示出和平的意愿,“倘因人民渴望团结,诸公热心呼吁,促使当局醒悟,放弃,召开党派会议,并立即实行最迫切的民主改革,则敝党无不乐于商谈。”电报还邀请他们前往延安一叙。

  中共中央对和平表示出积极的态度,甚至作出一定的妥协,并准备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只要改变政策,可以考虑承认“独裁加若干民主”的解决方式。

  1945年8月5日,中国民主同盟发表《在抗战胜利声中的紧急呼吁》,提出“民主统一,和平建国”的口号,民盟政治报告认为,抗战胜利后,是“中国建立民主国家千载一时的机会”,民盟的任务,“就是研讨怎样把握住这个千载一时的机会,实现中国的民主,把中国造成一个十足道地的民主国家”。

  黄炎培从延安回到重庆后,与胡厥文、章乃器、施复亮、李烛尘等共同筹备组织中国民主建国会,宣称:愿“以纯洁平民的协力,不右倾,不左袒,替中国建立起来一个政治上和平奋斗的典型”。主张对美苏采取平衡政策,对国共取调和态度,要求政治民主、经济和思想自由。第三党负责人章伯钧向记者发表谈话,要求“立即结束党治,实行民主,给人民以民主权利,并承认现有一切抗日派合法地位”。

  和平、民主,成为战后中国的关键词,蒋介石正是接过这些口号,作为邀请来渝的重要理由,他在给的电文中就有:“大战方告终结,内争不容再有。深望足下体念国家之艰危,悯怀人民之疾苦,共同戮力,从事建设。”

  然而,蒋介石怎么也想不到会慨然成行,更没有料到到重庆后,长袖善舞,异常活跃;会客访友,如鱼得水;媒体会面,妙语解颐。不仅一扫几十年来被妖魔化的形象,更有一首《沁园春·雪》,在山城刮起不大不小的旋风,展现出文人政治家、政治家文人的神采和魅力。 (摘自《党史纵横》)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